logo
專注油氣領域
與獨立思考者同行

貝克休斯的“救贖”

http://caifu52802.cn/
“這是貝克休斯的返鄉之旅,他們開始重新回到了屬于自己的地方。”

作者 | 子衿

威德福重組、斯倫貝謝“斷臂求生”、Technip FMC拆分……随着行業環境的變化,各家都在做出改變,順勢而為。

在與通用電氣油氣業務(GE Oil and Gas)合并大約兩年後,貝克休斯(Baker Hughes)也開始尋求變化,意欲在該行業開辟一條不同的道路,與其長期競争對手斯倫貝謝(Schlumberger)和哈裡伯頓(Halliburton)區别開來。而它的選擇是,重新專注于尖端技術、設備和服務

兩年前,貝克休斯退出了北美的水力壓裂業務,轉而從事它認為更新、更有收益的業務,例如,為海上項目和液化天然氣項目提供設備。事實上,退出北美的水力壓裂業務,不失為明智之舉。畢竟,與其競争對手相比,在北美水力壓裂這條路上,貝克休斯被其競争對手遠遠地甩在後面。而且,這一策略似乎取得了成效,不僅使其擺脫了石油寒冬導緻的兩年巨額虧損,還在2018年實現230億美元的營收以及1.95億美元的利潤。

而對于貝克休斯來說,重新回歸尖端技術和設備,似乎是其命運的必然,這種必然性從一開始就深根于其基因之中。我們回顧貝克休斯的發展曆程可以看到,無論是貝克石油工具公司,還是休斯工具公司,抑或是後來的通用電氣,這三家公司都成立于一個多世紀之前,他們之所以能夠成為同時期行業裡的翹楚者,都有賴于其擁有更新、更好的技術。即使這些技術沒有改變行業的格局,但至少可以說,它們推動了該行業的發展。

“這是貝克休斯的返鄉之旅,”萊斯大學(Rice University)商學教授Vikas Mittal說。“在過去的五六年裡,他們走了一些彎路,但如今他們開始重新回到了屬于自己的地方。”

01. 初心

如果把貝克、休斯和GE這三家看做是今天貝克休斯公司的前身,可以看到,技術創新從一開始就深藏于其基因之中。

GE的曆史可追溯到托馬斯·愛迪生于1878年創立的愛迪生電燈公司。随着他發明的電燈泡的普及,美國開始加速電氣化。1892年,愛迪生電燈公司和湯姆森-休斯頓電氣公司合并,成立了通用電氣公司(GE)。1993年12月,GE收購了意大利油氣設備制造商Nuovo Pignone,随後成立了油氣業務部門。

http://caifu52802.cn/
GE雛形成立近30年後,1907年8月, 34歲的Reuben Baker獲得了一項鑽井配件(套管鞋)專利,套管鞋下部呈錐形,下端有齒,像鑿子,可以安在油井套管的下端鏟平井壁,革新了原來的鋼線繩沖擊鑽具鑽井方法,這一發明讓他得以在加州成立一家公司,後來成為貝克石油工具公司(Baker Oil Tools)。1908年,老霍華德·休斯(Howard Hughes)為鑽頭申請了專利,并由此與Walter Benona Sharp成立了夏普-休斯工具公司(Sharp-Hughes Tool Co.)。夏普于1912年去世後,休斯買下了夏普的股份,并将其更名為休斯工具公司(Hughes Tool Co.),該公司專門生産鑽頭,成就了百年休斯石油“鑽頭大王”的威名。貝克和休斯的公司在過去幾十年裡不斷發展壯大,直到上世紀80年代中期的石油泡沫破裂。1987年4月貝克公司和休斯公司合并成立貝克休斯。

萊斯大學(Rice University)商學教授Vikas Mittal表示:“貝克休斯擁有大量的知識資本——專利、工程師和博士,他們真正專注于生産大量高質量産品,他的産品得到了業界的高度贊賞和廣泛使用。”

02. 迷途

在上世紀90年代和本世紀頭十年貝克休斯花費大量資金收購了規模較小的油田服務公司。例如,2010年4月貝克休斯完成以55億美元收購BJ Services公司,這是一家專門從事水力壓裂、固井和壓力泵送工程的公司,因為貝克休斯也試圖在頁岩熱潮中分一杯羹。

不幸的是,2014年國際油價出現雪崩式下跌,油價已經從當初的100多美元跌到了30—40美元之間,頁岩熱潮也随之結束。到2016年,油價甚至暴跌至每桶26美元的低點。油服行業集體“翻船”,迷失在這場浩劫中。貝克休斯亦是如此。

與GE油氣業務的合并,使貝克休斯的命運發生了戲劇性的改變

http://caifu52802.cn/
經曆過上一輪油氣寒冬的“洗禮”後,貝克休斯與斯倫貝謝和哈裡伯頓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2014年11月兩家油服巨頭達成了“聯姻”協議,哈裡伯頓拟以346億美元收購貝克休斯。然而, 2016年5月這樁“聯姻”由于“未能找到滿足監管機構反壟斷關切的方案”最終以失敗而告終。

從“轟動一時”到“黯然收場”這18個月時間裡,貝克休斯失去的不僅是這場“姻緣”,更是失去了可能進行自救的時間,因為貝克休斯與哈裡伯頓的合并協議,阻礙了貝克休斯采取可能有助于其更好地走出困境的行動,比如出售無利可圖的業務,這在很大程度上阻礙了該公司的發展。

盡管在協議取消後,貝克休斯從哈裡伯頓獲得了35億美元的“分手費”,但它依然遭受了巨額虧損。

GE的到來給貝克休斯帶來了轉機。2016年10月31日,GE與貝克休斯聯合宣布,GE将拿出油氣部門業務、74億美元現金與貝克休斯組建合夥企業“貝克休斯,通用電氣子公司(Baker Hughes, a GE company)”(BHGE)。2017年7月3日合并正式完成。

盡管GE與貝克休斯的結合并沒有長久,但這場合并使貝克休斯在收入、就業和股票市值方面與哈裡伯頓旗鼓相當

03.覺醒

合并後,GE油氣業務的首席執行官Lorenzo Simonelli成為新公司的首席執行官。他的主要目标之一是,通過平衡公司在油田的短期設備和服務合同與液化天然氣和海上工業的長期合同,來緩和石油行業的盛衰周期對其影響。

投資研究公司Evercore ISI的油田服務公司分析師James West說:“他們肯定已經站起來了。”“他們一直在積極恢複全球市場份額,并一直在積極争取在那些以往一直表現不佳的市場上增加份額。它們的商業活動強度已回升至合并前的水平。”

http://caifu52802.cn/
根據貝克休斯二季度财報,經過幾年的艱難歲月,其财務業績開始好轉。今年第二季度,該公司營收達60億美元,環比增長7%,同比增長8%。與此同時,該季度經調整的營業收入(非公認會計準則衡量标準)為3.61億美元,環比增長32%,同比增長25%。除此之外,該公司還創造了逾3.5億美元的自由現金流,在“現金流為王”的當下,這可謂是巨大的進步。

貝克休斯積極争取市場份額的一個領域,正是當下蓬勃發展的液化天然氣行業。随着清潔能源需求的增長和抑制溫室氣體排放的需求,世界各國都在投資液化天然氣終端。合并後的貝克休斯利用GE最初為噴氣發動機開發的技術,推出了一系列為液化天然氣工廠發電的渦輪機,這些工廠需要大量電力和機械動力。在過去一年裡,貝克休斯已簽訂合同,為德克薩斯州、俄羅斯北極圈和世界各地正在開發的液化天然氣(LNG)工廠供應大功率、燃燒更清潔的渦輪機。在剛剛過去的8月份,貝克休斯宣布獲得總部位于美國的LNG出口公司Venture Global LNG在路易斯安那州液化天然氣項目。

近年來,由于受到頁岩氣的影響,貝克休斯的海上石油天然氣項目份額受到削弱。為了擴大其在海上油氣項目中的份額,該公司在去年底推出了其水下連接系列産品(Subsea Connect)。貝克休斯介紹道,作為更輕便且模塊化的設備,Subsea Connect系列産品可以更容易地安裝和部署在水下數千英尺的海底。貝克休斯公司估計,該公司的技術能夠承受深水石油生産中的高壓和高溫環境,有潛力在全球解鎖160億桶石油資源。

貝克休斯還希望從人們對氣候變化日益增長的擔憂中獲利。氣候變化給石油公司帶來越來越大的壓力,要求它們采取更多行動,減少運營過程中的溫室氣體排放。除了探測天然氣洩漏的無人機,貝克休斯還首次推出了electric frack技術,該技術利用來自油井的多餘天然氣,在遙遠的鑽井和生産現場發電,從而減少了燃燒天然氣的需要。

“氣候變化是世界上最重大的挑戰之一,” 首席執行官Lorenzo Simonelli在緻股東的一封信中表示。“這需要我們所有人采取有意義的行動,減輕對環境和社會的不利影響。”

04. 獨行

有人說,貝克休斯與GE油氣業務的合并,是嫁入“豪門”。然而,“一入豪門深似海”。随着GE“換帥”、GE業務重組等事件的發生,合并後的貝克休斯也迎來新的命運。畢竟,在商業帝國裡從來沒有“生死契闊,與子成說”,有的隻是“及時止損”。面對急劇下降的業績表現,GE決定退出油氣業務。

在與貝克休斯董事會達成協議後,GE于2018年7月宣布,計劃在兩到三年的時間内出售所持有的貝克休斯股份。去年11月,GE将持股比例從62.5%降至50.4%,從此次出售中獲利44億美元。何時出售餘下的股份,GE尚無具體的時間表。分析人士說,GE正在等待更高的股價。

http://caifu52802.cn/
即使沒有一個确切的“抛售”日期計劃,貝克休斯已經開始為剝離GE之後的日子做準備。貝克休斯已開始在其财務申報文件中列出分離成本,以及2017年合并的持續整合成本。到目前為止,貝克休斯已經支付了7400萬美元的“整合和分離”成本。

在貝克休斯最近的财報電話會議上,貝克休斯高管強調, GE剝離所持股份不會影響到該公司的日常運營。或許,對于貝克休斯來說,退出“豪門”意味着新的起點,兜兜轉轉,重新回到最開始的軌迹。

在寒冷的北極圈裡,渦輪機在亞馬爾液化天然氣工廠裡夜以繼日地運轉着;海洋深處,越來越輕便尖端的設備,将數千英尺下的石油天然氣開采出來;星羅棋布的井場内和延綿不絕的管道旁,無人機來去自如、兢兢業業地監測現場的洩漏情況……

正如萊斯大學(Rice University)商學教授Vikas Mittal所說的,“這是貝克休斯的返鄉之旅”,“開始重新回到了屬于自己的地方”.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本站任何文章:

評論 搶沙發